天天中彩票

北京萊賽數控設備有限公司
首頁 | 聯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CHANPINMULU

LIANXIFANGSHI

聯系人:業務部
電話:010-5550488
郵箱:service@fjw-sj.cn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我國制革業不是低技術與低附加值產業

編輯:北京萊賽數控設備有限公司  字號:
摘要:我國制革業不是低技術與低附加值產業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沒有標準就無法規范企業行為。毋庸置疑,標準嚴格一些是好事,但不是越嚴格、越苛刻越好。任何國家標準的制定都是根據其資源、其國力、其科技水平,量力而行,任何標準都有其相對性。在國際間,標準的制定更有其國家功利動機和排它性競爭動機。如德國最先提出在皮革和紡織產品中限制能分解出有害聯苯胺的偶氮染料的限制標準,除了德國重視人身健康安全的基本動機外,不排除其保護本國產業,設置貿易壁壘的因素。因為人所共知,德國是世界上染料工業最發達的國家,不含有害偶氮的染料是該國最先商品化的,提出限制標準,自然有利該國染料的銷售,同時又便于向皮革和紡織品的輸出國進行壓價談判,其限制標準的功利性不是昭然若揭了么?

在我國國內標準的制定上,既要保護環境,又要考慮行業的發展,存在著合理為度的問題,并不是越苛刻、越嚴越好。例如,2008年春天國家有關部門提出皮革行業要限制氯離子排放,并提議將標準制定在600mg/l和1000mg/l之間。但我國制革企業目前的排放量在4000-5000mg/l,若達到1000mg/l的標準,生皮腌制的用鹽量則必須低于8%,人所共知,如此鹽量絕對抑制不了細菌繁殖,全世界沒有一家制革廠可以達到,若真推行此標準,絕大部分制革企業則要停產。行業不存在了,自然就沒有污水排放了,但是全國的生皮也都全部腐爛了。因為不管有無制革行業,生皮的腌制都要食鹽。正因為如此,英國將氯離排放量定在4000mg/l,西班牙定在2000mg/l,其余很多國家尚不限制排放。

因此,對于標準制定應該以科學、適度,有限、足夠為原則。環境質量過剩同樣是對資源的浪費和經濟的破壞。

我國環境污染的治理的焦點和癥結何在?我認為關鍵不在標準制定得高不高,而在于執法是不是真正的嚴明。同一個國家,同一套法律為什么有些地區污染治理得較好,而有些地區或有些企業污染卻泛濫成災?原因在于某些主管部門有法不依、執法不嚴、官民勾結、徇私枉法,企業陽奉陰違、弄虛作假應付檢查,執法部門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環境污染自然愈演愈烈。

因此建議政府部門應把重點放在嚴格和公正執法上而不是放在修改標準、提高參數上,否則只會使那些守法企業付出更高成本,而違法企業卻依舊如故,造成新的不平等競爭,最后守法企業或虧損破產,或逼良為娼。

制革業是勞動密集的低技術、低附加值產業

持這種觀點的人多數對制革過程不了解或根本就沒有進過制革廠,誤將傳統的古老行業與技術簡單行業劃了等號。

首先必須了解,制革工藝是一個化學和物理相結合的過程。從化學上講,是對天然高分子材料—蛋白質進行選擇性水解和改性、交鏈的過程;從物理角度講,是改變天然皮張機械和力學性能制造柔性多孔體片材的過程,其中涉及高分子化學、生物化學、表面化學、膠體化學、電化學以及機械、電子、光學等多門學科。由于皮革工程的多學科交叉性和不可估測的理論深度,吸引了許多知名專家致力于皮革產業,新中國首任化工部長侯德榜先生在美國的博士課題就是鐵鹽鞣制皮革,其后的杜春晏、王毓琦、張銓、潘津生等學術泰斗都為皮革工程做出了歷史性的貢獻。由于皮革工程技術的復雜性和多變性,一個學皮革專業的大學本科畢業生沒有十年的實踐是難以獲得生產指導權的。因此在高等教育領域,皮革行業從本科、碩士到博士,均有專業方向的設置,在國民經濟中的多半行業是沒有這么具體指向的專業方向設置的。顯而易見,制革行業不屬于低技術的簡單勞動。

關于制革工業的勞動生產率問題,由生皮變成熟革這一過程,化學反應是決定性因素,其余大部分是機械化操作,如修邊、搭馬等手工操作僅占很小比例。據筆者所見,一個日產30萬平方英尺沙發革的制革廠僅需300名車間工人,人均1000平方英尺,銷售額人均13000元,也就是一個工人一年的產出在300萬元以上。這個勞動生產率是其他行業很難相比的,因此制革工業不屬于勞動密集產業。

至于附加值,制革工業成品價格是原皮的2至3倍,毛利率一般在15%-25%,遠遠高于一般行業。客觀事實證明,制革行業是用人較少,投入產出比較高,技術密集、資金密集、管理密集的行業,與低技術、低附加值、勞動密集型企業根本沾不上邊兒。

進口原皮就是將污染引入中國

這種思維定式是由于對國內外情況不了解。他們首先將制革工業定成高污染行業,那么哪個國家將原料皮賣給中國,就等于將他們國家的污染賣給了中國,將他們的“禍水”倒向中國,因此原皮自然而然的與污染劃了等號。實際上,原料皮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一種寶貴資源。在全世界原皮一生產大國美國,各州政府都有關于保護原皮資源的政策和措施,美國的大型畜產公司和屠宰廠,剝下牛皮以后,根本不急于出口,而是要進一步鞣制成藍濕革再出口,他們要把附加值留在自己的公司,當然也就是把所謂污染留在自己國家內,所以全世界最大的原皮鞣制工廠是在美國,是美國的畜產公司開辦的制革廠。只是在原皮的產出超過他們的制革能力,或者鞣革在他們國內不賺錢的時候,他們才肯將原皮出口。這說明三個問題:1、制革不一定污染環境;2、發達國家(原皮出口國)無意將原皮當做細菌戰的武器,輸入到中國,污染中國的環境,坑害中國人民,外國企業家還沒有那么高的“政治覺悟”;3、原皮是一種寶貴資源,其深加工是可以賺錢的。

我們的國家是一個資源短缺的國家,大量進口原材料、出口制成品是基本國策。我國的制革加工能力是世界第一,盡管我們的皮革制品出口價格不高,但我們每進口1美元原皮經過制革和制品的加工后可出口3~4美元的成品。進口原皮、出口皮革制品是符合國家利益的。我們的政府官員卻把原皮當成污染源,將美國向中國出口原皮當成向中國輸出污染,因此對進口原皮課以重稅,這是過分“講政治”和階級斗爭觀念過強的表現,這種觀念雖然愛國動機可嘉,但遠遠脫離了實際,對中國有害無益。

從世界大部分國家對原皮進口均實行免稅政策,包括我們的近鄰日本、韓國、泰國、印度、巴基斯坦等,單單是人口眾多資源匱乏的中國進口原皮實行課稅保護政策,實在有悖常理,與國情不合。
上一條:高棉價將嚴重影響泰國紡織服裝產業鏈 下一條:金圣斯狀告七匹狼電腦包侵權